• 全部
  • 资讯
  • 手机
  • 产品
  • 智能
  • 科学
  • 无人机
  • 专利
  • 创新
  • 2016年中国经济分析:供给侧改革与宏观调控创新

    东方早报网 2016-06-14 13:46

      基本结论之四,供给侧政策不是孤立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外,更不会否定货币与财政政策,而是对上述两大政策的补充,管控供需两方面的政策协奏才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2016年经济工作的五大任务。

    供给侧改革是什么意思

      这五个关键词是破解中国供给侧与需求侧平衡调整的密码,也是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制定适合本地实际情况的政策出发点、着力点。基于经济总量的增减效果,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政策使得现有生产活动总量减少了,看上去把各种“僵尸”企业清理出资源配置体系,是一种减法。

      “去”本身就是一种损失,这可以从企业倒闭、兼并重组与工人转岗、失业等的负面效应看出来,同时还有企业的利润损失和财政部的税收损失;也可以从产出和就业增长率下降的国家经济能力多少有点削弱的结局看出来。

      降成本,也是一种减少支出的经济活动,在某些情况下,降成本一下子变为企业解雇工人的借口。通过提高生产效率来降低成本又归到“补短板”的投资上,持续地提高生产领域技术效率的途径是要对生产设备进行技术更新和改造,就是一种新的有效的投资。为此,“三去一降”是“看跌状态”;而“补短板”则是“看涨状态”,是供给侧与需求侧动态平衡政策的精髓。

      基本结论之五,2009年以来中国债务负担迅速增加,债务总额与同期GDP的比率从2009年的不足140%,迅速放大到2015年的220%左右。据统计,1996-2014年间各部门的债务规模均呈现递增的趋势,居民部门债务规模增长比例高达11倍,金融机构部门债务规模增长4倍多,政府部门增长近1.5倍,而非金融企业增长约为0.5倍。

      债务是一把双刃剑,适度举债能够提高资金配置效率,增进社会福利;但是,过度举债则会酿成灾难,影响政府为居民提供服务的能力。因此,对于特定的负向冲击,债务水平越高,整个社会发生违约的可能性越大,不稳定因素增多。所以,债务最优水平的决定是信贷驱动的繁荣与债务违约引起的泡沫破裂之间的权衡。

      目前,中国现在的宏观经济形势是2008年以来所经历的债务快速累积的结果。要挽回局面,需要尽快改革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同时依赖财政政策来处理债务和降低信贷密度。另外,引导社会资金流向稳健的债券市场和多样化的股权融资市场,利用解决当前债务拖累的时机大力推进和发展债券市场也有助于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

      基本观点之六,当前,我国已进入消费需求持续增长、消费结构加快升级、消费拉动经济作用明显增强的重要阶段。异军突起的互联网消费和海外消费,同长期以来低迷的国内消费需求形成鲜明反差,这表明消费需求不足的根源可能在于消费的供给侧因素,包括住房、医疗、教育的“供给不足”,地方财政支出与公共服务供给扭曲,以及对土地要素、金融产品和劳动力供给的各类管制等。

      除此以外,商品流通领域的高税费成本、垄断与行业壁垒,以及缺乏诚信的消费环境,也都是造成消费需求难以启动的重要原因。为此,启动消费需求、优化内需结构的关键,就在于全面深入地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稳定就业,提升居民收入水平,构建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持续优化消费环境,由此共同形成扩大消费需求的长效机制。

      从经济发展潜力看,以传统消费提质升级、新兴消费蓬勃兴起为主要内容的新消费,及其催生的相关产业发展、科技创新、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等领域的新投资新供给,蕴藏着巨大发展潜力和空间,同时也有利于提高发展质量、增进民生福祉、推动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激活经济增长内生动力,实现持续健康高效协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