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
  • 资讯
  • 手机
  • 产品
  • 智能
  • 科学
  • 无人机
  • 专利
  • 创新
  • 巴菲特的成功之路:成为亿万富翁前真实的巴菲特

    互联网 2017-01-22 16:08

      如果说格雷厄姆是价值投资理论的马克思,巴菲特无疑是列宁的角色。格雷厄姆对巴菲特的帮助,绝不仅限于思想与精神。他退隐江湖后,介绍了很多重要的客户给巴菲特。全国价值投资精神领袖的推荐和传人地位,对于创业期的巴菲特其意义不言而喻。

      格雷厄姆激流勇退,将品牌和客户资源传给弟子,这是师傅的智慧;巴菲特青出于蓝,却坚持高举旗帜不动摇,只争实利不求虚名,这是徒弟的智慧,两者都不简单。

      格雷厄姆激流勇退之后,巴菲特谢绝了接班的机会,自立门户。1955年底,25岁的巴菲特杀回奥马哈小镇。当时,他有17.4万美元,每年的生活费是1.2万美元。自从他怀揣9800美元上哥伦比亚大学以来,截至1955年,每年的资金增长率都超过61%。1956年5月1日,巴菲特联合公司成立,20世纪最大的雪球正式开滚。

      巴菲特的私募基金由客场转为主场的分水岭是1960年。在此以前,是他找别人投资;此后,是别人找他投资。开张仅6年,他管理的资产规模达720万美元,超过了他的老师,个人身家正式超过100万美元。

      不过,若没有芒格的出现,巴菲特不会有今天。认识芒格前,巴菲特是格雷厄姆原教旨主义者,更关注的是“雪茄烟蒂”——即一家公司的关闭清算价值。芒格提醒他,应该更注意公司的存活发展价值,思考资产负债表之外的东西:品牌、管理、未来。

      巴菲特的旗舰公司举世皆知——伯克希尔•哈撒韦,现价约8万美元/股,几个月前还是15万美元/股。对这家公司的投资,是格雷厄姆“雪茄烟蒂”理念的代表作,却是一次著名的失败。巴菲特后来坦承,“如果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伯克希尔可能我的情况会更好”。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居然曾想把这个包袱甩给芒格,这实在是价值投资史的大幽默。

    巴菲特如何炒股

      20世纪60年代的沸腾牛市,让巴菲特感到困惑。1969年底,39岁的巴菲特宣布将“退休”,并关闭合伙公司。此时,投资收益加上客户提成再投资,他的身家已飞涨至2650万美元。巴菲特1969年“退休”后,并没有清仓,反而在增持伯克希尔等股票。

      “菲特”舞剑,意在沛公。巴菲特12年前出道时,人微言轻,在合伙公司的人物、权力架构中,应该有不少无奈的权宜妥协之举。1969年时,他羽翼已丰,从者如云,可以按自己的游戏规则来玩了。

      因此,巴菲特1969年的“退居二线”,实则是“以退为进”,可称为巴菲特版的“整风运动”,伯克希尔的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地位从此确立。截至1970年底,通过继续增持,巴菲特夫妇在伯克希尔的股份从原来的18%猛增到36%。

      与许多书籍误传他“因退休成功逃顶”不同,在1973~1974年的熊市中,巴菲特并未幸免。《滚雪球》一书并没有列出明确的损失数字,但从书中描述判断,他的账面损失在三分之一以上,而芒格的损失不小于50%。

      他最终胜在有保险业的现金流,可以不断买伯克希尔股票,更重要的是,可以越跌越买,化危为机。被套5年,巴菲特套得起,可是阁下呢?您的旗下有保险公司吗?

      虽然巴菲特创业在20世纪50年代,起飞在60年代,飞黄腾达在八九十年代,但是,决定他一生成就的却是70年代。1974年底,巴菲特接受《福布斯》采访,对市场作出了一个著名判断:像“一个腰缠万贯的乡下小伙子,头一次来到城里的豪华夜总会”。

      巴菲特认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能够以本杰明•格雷厄姆所青睐的‘烟蒂’股票价格,购买菲利普•费雪的股票”。在此笔者忠告读者,你可以忘记关于巴菲特的所有一切,忘记一切有关价值投资理论的繁琐细节,记住这句话足矣。

      70年代,保险公司源源不断地提供的“浮存金”,让巴菲特大快朵颐,80年代他成为亿万富豪已经没有悬念。他另外的一项绝活——以德投资,也开始渐成模式。所谓以德投资,是指他利用自己的清誉、声名,在好公司遇上坏时光,

      成为倒霉蛋之时,雪中送炭(抑或趁火打劫?),买入可转换的高息优先股,惟一的风险是投资对象彻底倒闭。这种做法进可攻,退可守,先为己之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巴菲特从此独步宇内。

      1985年,巴菲特入选《福布斯》全美400富豪排行榜。55岁的他,名列第14名,财富超过10亿美元。然而,就在这一年,巴菲特的人生两大至爱,一项他主动割肉,另一项主动对他割肉:伯克希尔纺织工厂——巴菲特当年收购的廉价“雪茄烟蒂”终于在1985年关闭。

      而巴菲特的妻子苏珊,也终于发现巴菲特真正娶的永远只是投资公司,遂决定离他而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巴菲特此后的人生,似乎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键盘上随机敲莎士比亚全集的猴子”。

      2009年的春天,他又开始受到这一质疑。这一次,究竟会是巴菲特认为天赐良机的70年代,还是令格雷厄姆折戟沉沙的30年代?您不妨猜猜看,这个判断将决定阁下一生的财富命运。